电子设备知识网-中国电子设备,国内最专业电子设备平台
电子设备知识网-中国电子设备,国内最专业电子设备平台

大量上市企业发布限电停产公告,或将波及半导体行业

电子发烧友网报道(文/黄山明)近日,多家上市公司刷屏发布了限电限产的影响公告,更有企业直接放假到国庆之后,如西大门宣布停产至9月30日,江苏澄星江阴工厂从9月23日开始停产,预计在10月12日恢复生产,此外还有晨化股份、天原股份等上市企业都发布了受拉闸限电影响的公告。

大量上市企业发布限电停产公告,或将波及半导体行业

此次限电停产波及多个能源大省,如浙江、广东、江苏,此前有消息称浙江省高能耗企业将在9月21日至9月30日关停,主要涉及印染厂、污水处理厂、化工厂、化纤厂等高耗能行业,而这一措施已有媒体向浙江省发改委人士取得证实。

同时,有媒体曝出,东莞一家制造业老板收到广东电网东莞供电局厚街供电分局的短信通知,“由于目前我省电力供应紧张,为保障电力有序供应,按照‘保民生、保公用、保重点’原则,根据市发改局《关于对高耗能等企业实施错峰用电的通知》要求,请贵户于2021年9月22-26日,每天全时段停止工业生产负荷用电。”

大量上市企业发布限电停产公告,或将波及半导体行业

广东汕头、揭阳、佛山部分地区的工业用户也面临着限电。如佛山大沥的工业用户受到了来自当地供电部门的限电通知,该地工业用户从9月16日起执行每周“做二停五”的五级有序用电方案。汕头地区同样如此,并且限电计划从9月17日开始执行,而揭阳地区的限电更为严格,工业用户面临“做一停六”的限电模式。

近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预测报告称,局部地区电力缺口增大、供需矛盾更为紧张,今冬明春全国最大电力缺口达3000-4000万千瓦。

煤炭价格大涨 致使电厂越产越亏

本次对工业用电的限制可以认为是近几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除了少数几个西北省份以外,大部分地区都出台了拉闸限电的政策,对辖区内的制造企业进行能耗管控。

早在去年底,湖南、江苏、内蒙古等地区便已经采用了限制用电的措施,不过当时国家发改委给出了三个限电的理由,分别是工业生产快速恢复拉动用电增长、极寒天气导致用电负荷增加、外受电能力有限和机组故障增加了电动保供困难。

当时的限电主要是为了保障民生用电,同时正处于冬季,许多地区取暖以电力为主,造成用电量上升。另一方面,2020年是“十三五”最后一年,每个省份都有节能减排的指标,这段时期对于节能减排管理更为严格。

但此次拉闸限电,情况显然有所不同。以广东地区为例,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用电紧张,主要与电源短缺有关。比如某地拥有两台装机容量分别为50万千瓦的火电厂,至今未曾满负荷运行,其中一台停运,而另一台的运行机组负荷也仅有平时的一半。

从整体数据来看,火力发电占据总电力市场的七成左右。2021年上半年,我国全社会发展电量为38717亿千瓦时,其中火力发电28262亿千瓦时,占上半年发电量的73%。尽管近些年在风电和光伏等清洁能源上加速发展,水电与核电也在大力建设,但随着经济发展社会用电量也在明显增加,短时间内火电很难被取代。

大量上市企业发布限电停产公告,或将波及半导体行业
图源:金投行情

而电力短缺的根源在于煤炭价格的上涨,今年以来,国内煤炭供需持续偏紧,动力煤价格更是一路上扬,截至9月23日收盘动力煤价格大涨11%,至1237.8元/吨,从8月中旬至今,动力煤价格已经暴涨了60%,而这只是期货煤的价格,并未算上仓储运输费用。据某电厂数据显示,入炉含税标煤的单价已经接近1500元/吨,要知道去年同期价格才600元/吨。

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让其所占电力成本的比例也在快速飙升,通常而言,燃煤成本占火电总成本70%左右,但据某电厂数据显示,燃煤成本已经占到总成本的95%以上,发电边际利润从150元/MWH降至了0元以下,这意味着发电越多,亏损越大。

限电为后续碳中和考虑 有望减少落后产能

显然,此次限电的主要原因就是电力供应不足,而电力供应不足的主要原因是煤炭价格大涨,导致电厂生产越多亏损越大。据测算,电厂如今每发一度电,亏损就达到0.1元,这意味着如果发1亿度电,亏损将达到1千万元。

可能有人会疑问,为何不能上调电价?不同于煤炭的完全市场化,火力发电上网电价采用的是计划加市场的模式。而我国火电装机容量已经略微过剩,这导致电厂为了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争相压低电价,导致利润空间被极大压缩。当然对于工厂而言,电价的低廉也让他们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而低廉的电价也成为当地招商引资的一大决定性因素,比如韩国近些年不断吸引海外企业投资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便宜又优质的电力供应。有日本企业反馈称韩国的工业用电电费大约为日本的一半,并且供给稳定、质量优良。而中国的电力供应,相比韩国要更胜一筹。

并且,电厂不同于其他企业,即便处于亏损,也不能停止发电,而目前的拉闸限电,显然是各地区考虑到电厂的亏损情况,想要缓解一下电厂的压力。

既然无法提高大幅提高电价,那么是否能提升煤炭的供应量。我国是煤炭进口大国,过去主要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但今年,截至7月底总共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总量仅为78万吨,与2020年同期的5680万吨相比大幅下降98.6%。

另一方面,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提出了实行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简称能耗双控。鼓励地方增加可再生能源消费,超出最低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责任权重的消纳量不纳入该地区年度和五年规划当期能源消费总量考核。

这意味着,企业如果想要超额用能,最佳的选择是使用再生能源,可以自建或者外购,再生能源主要包含水电、光伏、风电等,这也是为了今后国内能够碳中和而做的准备。

不过有业内人士分析,此次拉闸限电一方面也是为了减少低端产能。国内市场庞大,但许多厂商都聚集在低端市场,通过压低价格来进行竞争,导致许多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很难获利。比如许多企业出口只是为了退税,造成拿国内财政补贴国外用户的奇观。

通过限电减少落后产能,让企业主动提升技术标准来进行市场竞争,既能抬高出口商品价格,也能避免出现大规模的债务风险。

限电或导致芯片供应时间进一步拉长

此次拉闸限电主要针对制造业,而半导体行业是制造业的重要一环,并且半导体工厂也是其中的耗能大户。

以台积电为例,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其在2019年全球的厂区耗电总量达到143.3亿度,而台湾省全年发电量为2400亿度,仅台积电一家就用去了台湾总电量的6%,甚至台积电的用电量已经达到了深圳一年居民的耗电量。

耗电量为何这么大,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这些半导体工厂有超净间,需要进行制冷和恒温控制,将温度常年稳定在22℃左右;第二是光刻机能耗过高,尤其是EUV光刻机,每小时耗电量超过1000度,一年就需要近1000万度电,这只是一台的用量,而芯片代工厂通常有数十台机器;三是热处理设备和例子设备,芯片生产时可能需要上千度的高温,这也需要大量的耗能。

同时,在制造业中,不少生产线的停止和启动都可能要花费高昂的成本,更别提半导体制造业了,对于电力的持续性供应依赖度极高,电力中断后发生的损失极大。不要说停电几天,哪怕仅仅是电压瞬时过低,都能造成巨大的损失。

比如2010年东芝位于四日市的工厂遭遇到了瞬间电压低下的供电事故,据日本电力公司称,该地区发生了持续时间为0.07秒的电压瞬间低下事故。但就是这0.07秒,造成了东芝工厂多台设备停止运行,直到2天后设备才得以重启,此事件对于东芝的NAND产能造成能严重冲击,2011年1月份产能下降将近20%,直接经济损失达200亿日元(约合11.8亿人民币)。

对于半导体工厂而言,由于存在超净间,不仅需要恒温,还需要保证无尘环境,一旦出现电力供应问题,那么环境中的灰尘将迅速污染线上产品。并且半导体制造工艺中非常关键的气相沉积和磁控溅射工艺也具有一旦开始就必须持续进行,直到镀膜工艺彻底完成的特点。这是因为一旦中断,持续生长的薄膜就将出现断层,这对产品性能的影响无疑是灾难性的。

当然,就目前所公布的消息来看,限电主要是针对一些污染较大的耗能企业,但是在持续的拉闸限电下,可能导致半导体上游原材料价格进一步上涨,让企业成本升高。

不过有电网调度人士透露,目前限电执行与企业性质并没有太大关系,这意味着半导体相关企业也将可能遇到限电问题。当然,对于一些高技术工厂,可能会有一定的支持,比如某市下达的通知为规下企业做一停六,规上企业做二停五,市优保企业做四停三。

一旦受到限电的影响,长期来看,芯片市场的供需失衡将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8月份,继续芯片的公司等待订单交付的时间已经拉长至21周,相比7月份延长了6天。显然,限电对于目前的芯片供应而言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设备知识网 » 大量上市企业发布限电停产公告,或将波及半导体行业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