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设备知识网-中国电子设备,国内最专业电子设备平台
电子设备知识网-中国电子设备,国内最专业电子设备平台

芯片供应有何良方?鸿蒙系统的海外拓展有新计划吗?华为答记者问十大热点集锦

(电子发烧友原创 文/章鹰) 3月28日晚间,在华为2021年财报发布会的现场,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和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回答了来自新华社、彭博社、CCTV、搜狐科技、CGTN、澎拜新闻、IDC等全球知名媒体和分析机构的10多个热点问题。

芯片供应有何良方?鸿蒙系统的海外拓展有新计划吗?华为答记者问十大热点集锦

图:华为答记者问现场

新华社记者:去年9月份的时候,我在宝安机场见证你回到中国,我也非常期待时隔数年之后能够在会场上再见到您发布年报。去年一年对于华为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艰难的生存之年,那么度过了去年之后,你对今年华为的发展是怎样看的?华为是否度过最黑暗的阶段?

孟晚舟:2021年,对于华为来说,我们已经穿过这次劫难的黑障区,这与全体员工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我们的队伍在这三年的持续承压中更加团结,我们的策略也在这三年中变得更加明确。

面向未来,我们依然会加大在人才、研发领域的投入。我们会通过技术强度和人才浓度来保证公司持续创新能力。我们坚信,沿着这个领域,沿着两个方向持续向前,我们能够长期的、持续的、有质量地为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提供提高价值,产品和服务。

彭博社记者:两位总裁,华为是如何解决芯片供应链连续性问题的?有没有自建芯片工厂,来解决连续供应问题,然后现在进展如何?长期看来,对于芯片供应链安全,华为怎么看?

郭平:从沙子到芯片,解决整个半导体芯片问题,这是一个复杂的综合工程。这是需要耐心的。

本来在全球化的环境下,这些技术重复开发不一定有商业价值,但是在市场格局和技术封锁地情况下,能产生新的需求,这方面的投资变得有商业价值,我们相信和乐于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半导体市场,我们也非常乐意看到他们的成功。

全球供应链被人为分割,国内很多半导体企业已经加入国产化当中,现在技术的开发是有商业价值的。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商业环节中。

华为遭遇先进工艺不可获得的困难,像单点技术的领先遇到困难的情况下,我们寻找芯片地系统性解决方案突破。未来的芯片布局,我们的主力通信产品采用多核结构支撑软件架构的重构和性能的竞争,相当为芯片注入了新的生命力,这会为我们增加持续的供应能力。

CCTV记者:我们看到2021年的营收比较前两年下滑,但是去年华为的利润上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接下来华为准备在哪些方向做重点的调整?

孟晚舟:华为整体收入规模下降,主要三个原因造成。

一是过去三年,华为供应链上是持续承受压力的。美国对于华为的多轮制裁,对华为手机、平板和PC业务有极大影响。二是中国5G建设已经在2020年基本完成。所以在中国的5G部署上,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客户需求。

三是华为和全球企业一样,在疫情下承受了一样的压力。为客户服务是我们的目标。过去10年,华为研发投入接近8500亿人民币。仅仅在2021年,华为研发投入1427亿元,达到在未来的业务发展中,我们会保持加大人才和研发投入。

CGTN记者:您回家6个月,你的感受是怎样?

孟晚舟:我回家6个月,我在努力学习赶上华为的发展速度。

第一财经记者:过去2年是华为的生存阶段,华为现在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今年整体的目标增长是怎样的?华为数字能源、华为云、企业业务和汽车,哪些子业务能够成为华为营收增长的火车头?

孟晚舟:刚刚你提到了华为的新业务,我以华为云为例。华为云2021年实现201亿人民币,比上年增长34%。对于华为云来说,Iaas市场,华为云全国排名第二,全球排名第五。2021年,华为云提出一切皆是服务的战略,2022年我们围绕战略,加快我们在全球数据中心和加速网络的部署,使我们的客户能够能得到一致化的体验。

南华早报记者:自从俄罗斯乌克兰冲突,西方对俄罗斯制裁有没有影响华为在俄罗斯业务发展?华为在俄罗斯的业务的发展,包括手机和鸿蒙系统方面的业务,有没有一些新的变化? 请分享一下华为在俄罗斯市场的计划?

郭平:对于这场战争和这场战争导致的民众苦难,华为深表关切。我们看到各国都在积极想办法,我们希望看到尽快实现和平。我们相信各国领导人的智慧可以尽快解决这个危机,尽快恢复俄罗斯的商业环境。

我们注意到一些国家和地区出台了一些政策。这些政策和措施很复杂,也在不断的变化,华为还在谨慎的评估中。HarmonyOS目前还没有海外发展计划。手机海外计划也还没有。

财经杂志记者:在收入下滑的情况下,华为如何保证有充足的资金继续进行高额的研发投入?能否分享一下,研发经费将具体投放哪些领域?未来研发投入的比重还会这么高吗?

孟晚舟:刚才我的报告中,大家可以看到相关的数据。我们经营现金流597亿,现金流比上一年提高了70%,我们保持了非常好的收入现金比。

另外一方面,华为现在净现金达到2412亿人民币,这些都面向未来进行研发投入保障。面向未来,我们在研发领域保持进行高强度投入,包括系统架构优化、软件性能提升和理论探索,我们希望解决技术和供应难题,获得持续的发展。

郭平:我补充一下,我们的投资会继续聚焦于建立一个可靠可信的供应链,保证华为的产品的连续性和竞争力。华为建立了若干个军团,结合数字化、人工智能、智能化和低碳化的诉求,把华为的技术客户的诉求相结合,创造价值,也被华为这个创造更多的收入和利润。

线上记者:华为是否有计划建造自己的芯片工厂?华为如何保证在电信、5G和数据中心的可持续性?

郭平:2019年,华为手机出货1.2亿手机,如果是每一颗手机一个基带芯片的话,大概需要1.2亿手机基带芯片。2019年,华为交付5G基站100万,如果每个基站需要1颗芯片,需要100万芯片。两者对于芯片需求的数量级完全不同。

2020年,华为手机业务遭遇非常大的下滑,但是我们To B业务连续性有保障。

二是我刚才介绍了华为研发投资的三个重构,其中特别包括了理论重构和系统的重构,系统架构的重构,我们有理论重构、系统架构重构,用面积换性能,用堆叠换性能,使得不那么先进工艺也可以让华为在未来的产品中能够具有竞争力,华为会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努力。

凤凰卫视记者:华为消费者业务面临巨大的下滑,请问一下最大的困难是在哪里?有没有哪些解决方案?

郭平:是的,美国连续多年的制裁,给华为消费者业务造成很大困难。特别是华为手机业务,手机的基带芯片和系统芯片需要有强算力、低功耗和很小体积的需求,我们在获得性上面还有困难。

我们积极与各方持续探索手机可持续性方案,同时,我们也在拓展可穿戴、运动健康、全屋智能产品,这些领域的产品也获得高速增长。华为可穿戴的手表、手环出货量过亿,所以我们也在新场景里面寻找新的发展机会。

深圳特区报记者:去年咱们华为招聘了多少员工,华为今年会裁员吗?我们是否有引进人才计划?我们是如何发挥顶级人才的优势和作用?

郭平:人才、科研创新精神是华为能够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一个基础,华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加大对顶尖人才的吸引。华为要解决生存和发展问题,必须靠人才,我们持续加大人才的吸引。

我们去年、前年招聘优秀应届生2.6万人,2022年我们计划招聘1万多应届毕业生。其中300多是我们定义的天才少年。2022年,我们计划招聘1万多应届毕业生。华为坚信,只有优秀的人才,才能解决华为现在的生存状况,让华为能够继续发展。

中东记者:在阿联酋提出了到2050年实现净零的战略,沙特阿拉伯也提出了要到2060年实现碳零,这是中东的两个例子。因为中东有最长的日照时间,而且华为在中东也有发展数据中心,数字能源以及云等业务。

2022年以及未来,中东地区尤其是海湾国家,对于华为是否更具战略意义?

郭平:中东是华为的一个重要战略市场,我们会持续关注和加大与中东客户的持续合作,我印象深刻的是,今年前我拜会中东国家领导人,他提到了中东国家的电力构想。他说,10%-15%是核能,70%-80%采用太阳能,天然气作为一个补充能源,这是一个宏伟的计划。他提到,希望和华为探讨全面的合作。

阿联酋和沙特都有了非常雄心勃勃的碳中和的计划。华为拥有数字技术、电力电子技术和热管理技术,我们为中东的早日实现他们的宏伟愿景,实现碳中和应该有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我们也会进一步的加强投入,帮助中东的客户实现他们的愿景。

2021年,我们重组了业务,成立了华为数字能源公司。这家数字能源公司包括智能光伏、数据中心能源、智能电动站点、电源和综合智慧能源业务,我们和中东得天独厚的光照条件,和数字中心的能源匹配。我们一起有创造全球最好样板店的机会。我们相信彼此有广阔的合作前景。

搜狐科技:请分享一下华为云今年的整体目标和战略是什么?对于重点市场,华为云有怎样的规划?

郭平:三年前在上海,华为宣布进入公有云市场,并且要致力于成为全球的五朵云之一。2021年,我们实现了全球第五,但是我们离全球Top2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要进一步发展,逼近与他们的差距。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发展云服务的时候,为客户提供交付价值。

2022年,我们强调华为云增长,但是更重要的是聚焦华为的核心竞争力。在中国,华为服务超过600多个政务云,帮助了35个城市升级到了云原生。在金融领域,华为服务了中国的6大银行,全部的12家股份制的商业银行,以及Top5的保险机构,我们还服务了Top50的互联网机构,大概百分之七八十的用户。

在亚太地区,华为云也是增速最快的公有云的提供商之一。在拉美地区,华为云已经是节点数最多的云服务的提供商。

我们提出一切皆服务,今年我们会加大数据中心和网络布局,提供全球一致性体验的网络,让业务全球高速可达。华为十几万工程师,全球第二的研发投入,把上面的积累不断的沉淀下来,开放出去,成为华为云客户的服务,我们会沿着这个方向进一步的提升核心竞争力。

澎湃新闻记者:华为军团的问题,所以你们已经成立了好几个军团,我想问一下目前的军团的业务开展得怎么样?当初成立军团的目的是什么?为是一种军比较军事化的管理的组织,未来这种模式会推广到所有的业务。

郭平:军团的来源,这是2004年纽约时报介绍的谷歌军团。我们参照这个模式,在华为内部形成的一个组织形式。通过军团的试点的话,缩短管理的链条,快速的满足客户的需求,从而创造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在华为公司,军团是代表客户代表行业来在公司寻找合适的技术;面向客户,军团代表华为公司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寻找解决的方案。

我们希望实现把简单给客户,把复杂留给华为。华为产品线也比较长,技术也比较多、比较繁杂,我们通过军团的短链条的运作和管理授权,使得客户和更容易跟华为做生意。我们希望这种试点,能为客户也为华为创造一个新的共赢的商业模式。

印度尼西亚记者:华为如何看待东南亚的数字化转型?尤其是印尼的数字化转型,还有华为将如何助力东南亚的数字化转型?

郭平:东南亚的数字化转型加速,2021年东南亚数字转型规划里面,预计2030年数字化的业务量超过1万亿美元。

东南亚地区是华为愿意持续投入的市场,他们利用5G、AI和云计算,实现跨越式发展,华为可以成为东南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贡献者。印尼是东盟最大的经济体。我们和印尼有广泛的探讨,特别是在5G网络和云基础设施,以及印尼新首都建设的广泛机会。

去年,华为为印尼偏远地区提供4G服务,实现更多人员的物联网连接。华为把为印尼培养数字化人才作为重要合作任务。在亚太地区,华为投资5000万美元,在印尼我们承诺,5年内我们为他们培养1万人才和1000名ICT的讲师,通过人才培训机制,我们努力实现东盟国家数字人才计划。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技术领先,我们聚焦的是为选择华为的客户,用华为多产品组合优势,为客户创造价值。

IDC:我们看到华为2021年年报,华为的企业业务贡献16%的收入。但是对于企业用户,他们更加关注ICT技术能否满足企业需求,他们不是很关注底层技术,跟企业用户做生意的时候,华为会采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交付你们的解决方案呢?

郭平:对于企业客户,他们关注的是华为带给他们什么价值。这是华为组建若干个军团,把华为5G、计算、云和场景化应用结合,更靠近客户,为客户打造出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我们做的一个尝试。

千行百业应用区别很大。华为擅长的是ICT技术,华为更擅长的是与数学相关的技术,我们需要广泛的伙伴、生态的合作。华为和伙伴一起打造出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最终客户能够从华为的先进技术里面获得利益。这也是华为进行军团化试点的原因。

本文由电子发烧友原创,转载请注明以上来源。微信号zy1052625525。需入群交流,请添加微信elecfans999,投稿爆料采访需求,请发邮箱huangjingjing@elecfans.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设备知识网 » 芯片供应有何良方?鸿蒙系统的海外拓展有新计划吗?华为答记者问十大热点集锦

分享到: 生成海报